第524章 嫌疑

她从来不会煮饭,他又不是不知道,不是故意为难人么?。

可是那语气里一点指使的意味都没有,反倒多了几分撒娇的嫌疑,让她根本没办法拒绝。

结果,左晓露使劲浑身解数泡了一碗泡面,北堂墨怀着好心情吃得干干净净。

她茫然摸不着头脑,他心满意足回去继续睡觉。

昨天中午,他起床之后破天荒的灌下两瓶苏打水,然后借故剩下的不够喝,要她陪自己一起去超市买。

左晓露纠结得要命,不是还剩下两瓶吗?他到底是要住多久啊!况且他又不是不认路,屋子里竟然没人反对。

接下来是今天,现在……。

时间是将近十二点,站在悉尼最繁华的街区,周遭人来人往,金发碧眼,左晓露只会一门外语,还是她长在日本顺风顺水的本土技能,北堂墨说晚上冷,就拖她出来买衣服。

中午到的市区,她交流的对象只有他一个!。

真不知道北堂墨那么能逛,几个小时不休息,手里战利品一堆,心情非常顺畅的样子,态度完全不大爷,她都怀疑他是不是被自己甩了之后刺激过大,大得一夜之间转了性。

“我穿这个好不好看?”

一家店里,自大狂站在整面墙的镜子前左右端详自己半天,侧身问天然呆意见。

左晓露像个称职的陪衬品,兴趣缺缺的站在旁边看了他一眼,然后把头点了点,就那眼神扫过去的时间,半秒都不到。

服务员都看出她心不在焉,北堂墨也不在意,反正她点头了,他就买下来。

结完帐,走出那家店,左晓露肚子饿了,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跟在他身后苦恼的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其实她更想问他什么时候回去,回s市!。

光是这几个小时内买的衣服都够他在这里过冬了!不知道他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而且喷火龙不喷火,这感觉就像肉食动物突然改吃草一样诡异,她会睡不好也就不奇怪了。

“先去吃晚饭吧。”北堂墨头都没回,站在闹市街道的十字路口左右张望,想看看哪里能找一家合心的饭店。

不回头他都能想象天然呆此刻表情是有多无奈。

不发火就对了。

墨少爷也有和谐美好的一面,要不是让他无意中听到母女两的对话,真以为左晓露是受不了他的性格才要分手。

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他好?。

当然是站在她笨头呆脑的角度,那样的‘为他好’,心领了,行为上坚决不接受。

左晓露根本不知道,刘克早就为北堂墨重新订好了后天回s市的机票,两个人的,她要是不回去,北堂家有很多法子可以达到目的,她想见识的话,倒是可以反抗试试。

“都四点了。”小跑到他旁边站好,左晓露小心翼翼的留心他的表情,说,“不如现在回去吧?”

还能赶得及吃完饭。

干嘛非要一定要在外面吃啊……。

“又不要你付钱,担心什么?”侧头对她笑,北堂墨真的一点火气都没有。

十秒后,他会为没有回去吃完饭而后悔到吐血!。

……。

遇到段诚是意料之外的意料之外,可人家还是做了充足准备目标明确的赶来!。

就在北堂墨刚决定要到马路对面百货商场七楼那层找餐厅吃饭时,两人同时回身,就见到段诚带着可掬的笑容走近,人还不怕死的叫了左晓露的名字。

所以餐厅里,两人烛光晚餐的氛围硬生生的插足第三者。

今天这餐晚饭,还没吃就已经被左晓露判定为‘消化不良’。

段家是小企业,父亲得知儿子在s市和北堂家儿媳有牵连之后,将他召回去狠狠教训了顿。

原本他也心如死灰,尤其雨天里无意中看到那二人云中漫步相依相偎的画面,已经打算不执着了,谁知道这次再回s市谈生意,去养生馆的时候,老板娘告诉他左晓露刚辞职去了澳洲,原因好像是和那位少爷分手了,要到母亲那边去。

分手了……。

段诚纠结了两天,先飞回日本和父亲说明自己的心意,才追到这边来。

这次是下定决心,与冲动完全无关。

如果最初只是英雄心态作祟,那么在得知左晓露和北堂墨分手的时候他就该了然,对那个不管做什么事都看起来笨笨的丫头,他真的放不下。

真心何时被占据的,无从考究。

“你们分手了?”点完菜,三人相互沉默了好一会儿,段诚开口就惊天动地。

左晓露正伸手想拿水喝,刚举起杯子往嘴里送了半口,就被这句话吓得差点喷出来,咳个半死,还要斜眼看北堂墨的脸色,特别特别怕他一个没忍住就爆发小宇宙,把整个餐厅的人活活烧死!。

奇迹在这一刻出现……。

喷火龙非但没爆发,还温柔的拿起桌巾给她擦嘴角和脸上的水渍,说话声音都柔和无比,“慢点儿,又没人跟你抢。”

“你……”左晓露想问他有没有事,也许是心有灵犀,愣是让她在他自认为隐藏得极好的深眸里找到一丝威胁的光来。

警告她配合点,不然后果自负!。

“你们分手了吗?晓露,能不能回答我这个问题?”千里迢迢赶来的段诚,又重复了一遍,他的执念深得狂风暴雨难以撼动。

“我们现在关系如何,你管得着吗?”对外人,还是个窥视自己媳妇的男人,北堂墨虽然没发火,但说话音调都是冷的。

这一次,段诚没被他唬住,反而脸色定了几分,直视他,很认真很诚恳的说,“我确实管不着,我这次来只想找到自己的答案。”说着他又看向左晓露,天然呆下意识回避,低头不敢看他。

他继续说,“晓露,我对你的心意是真的,这和你身边站着谁,或者有没有人陪伴你都没有关系,就算等我对你告白之后你拒绝我都行,死也要死得清楚明白对不对?”

对不对?。

喜欢一个人又没错,就算她不喜欢他,也没有不让他告白的权利吧?。

偏偏段诚是个按规则做事的老实人,当然要他喜欢的女孩子没有男朋友了,他才会告白,那种撬墙角的事情,不管能不能撬得动,他都不会做。

左晓露抬起头来,目光和他撞在一起,没什么感触,倒是隐约能感觉到身旁的凉意。

无法不回答……。

“嗯……嗯……”又把脑袋缩回去,支吾两声,轻轻点了点。

段诚是只呆头鹅,她‘嗯’是什么意思?完全不懂啊!。

“那么……”其实他还是怕北堂墨的,亦是时刻关注着那边的脸色,再问她,“分手了吗?”

‘啪’的一声,谁的大掌拍响了餐桌,惹得周遭目光投来。

“我们已经分手了!”大大方方,客客气气的,北堂墨吐字清晰的把事实从嘴边道出。

锋利的眼眸里夹着笑意,“分手了就不能在一起吃饭?”

“可以的可以的!”段诚也露出笑容,有些失措又有些高兴,还不敢把得知他们分手的喜悦表现得太明显,但人切实喜从心来,不受控制的看左晓露,希望得到她的确认。

“所以我可以追求你了?”他追问,那个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