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清梦小札 > 第一百三十七章:雪夜惊魂

第一百三十七章:雪夜惊魂

清宁宫暖阁里,桌上堆着大箱小盒的礼物,皇太极兴致勃勃地指给哲哲看。他指着堆在地上的纸盒笑道:“哲哲你瞧,绢绸葛席,貂皮,还有高丽纸,这朝鲜国王挺识趣的,不但上了皇帝皇后的贺表,还上了皇太子的贺表。这些进献来的土产方物,你瞧瞧有没有喜欢的,先留下!”

哲哲瞟了一眼淡淡地说道:“我什么都不缺,都送去关雎宫吧!”

皇太极有些尴尬,迟疑的问道:“你不帮……玉儿选几样?”

哲哲白了他一眼:“送她再珍贵的礼物,都不如您亲自去看看她。”

皇太极闻言,沉思不语。

哲哲见他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心下起了火,却还是强掖着性子道:“也不要忒偏心了!玉儿肚里怀的,不也是皇上的龙种?”

皇太极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哲哲又问道:“是怕宸妃不高兴?”

皇太极摇头道:“不是。……兰儿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窄心眼儿。”

哲哲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问道:“是吗?”

皇太极想了想,还是没言语。

离开清宁宫后,皇太极背着手走向永福宫,他在宫门外停下,沉思半晌,神情复杂。考虑良久之后,他终究还是转身,朝关雎宫走去,他的身影离开永福宫越来越远……

永福宫寝室里,布木布泰缓缓揭开那盒安胎药,十分感动。

苏陌劝道:“格格,为了关心您的人,您可要珍重,好好儿把孩子养下来!”

布木布泰点点头,低头抚着腹部。

冬天转眼就到了,天上开始飘落雪花。

苏陌行经回廊,见天上大雪纷飞,她不禁停下脚步仰头观看,外面冷得呵气成雾。

这时,远远从关雎宫中传出热闹的欢笑声,苏陌听见,转头眺望关雎宫,眼中有一丝落寞,更多的,是为布木布泰不值得。

苏陌刚要踏进永福宫,突然瞥见铃子躲在角落里饮泣的背影,忙上前探看,扳过她的肩来,见她泪流满面。

苏陌揉了揉她冻僵了的手,问道:“大雪天,你不在屋里头,怎么跑出来躲着哭呢?”

铃子哽咽道:“寝殿里太冷,我去跟内务府要个大点儿的炭盆,他们扣着不给,说咱们这儿人少用不着,得留着预备关雎宫来要。后来,在小厨房,惠儿她竟然故意踢翻了我给娘娘炖的补药……”

苏陌低声打断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小声点儿,别让娘娘听见了。”

铃子哽咽道:“姐姐,为什么呢?除了皇后那儿的人,宫里谁都当咱们是瘟疫般地避着,有工夫还要骂几句、踩一脚。咱们是招谁惹谁了?”

苏陌只能沉默,抚慰地拍拍铃子。

永福宫暖阁内,布木布泰已大腹便便,满心欢喜地在整理刚做好的婴儿衣物,然后拿起绣到一半的绣绷,仔细端详着。苏陌进来,布木布泰忙招呼道:“来,你瞧,孩子“洗三”时候用的丝帕,绣几朵山丹花,可好?”

苏陌笑了笑,附和道:“唉,好啊。格格说什么都好。”

布木布泰自嘲道:“瞧我,平日里横针不动竖线不拿,功夫都生了,绣得实在不够好。”

苏陌笑道:“上回看您做针线,多少年了?您可小心些,当心扎着手。”

布木布泰笑了两声,转手捏了捏她的脸。

苏陌也不恼,又问道:“皇后不是昨儿个就该到了吗?怎么还不见回来?”

布木布泰摇了摇头:“连日大雪,怕路上不好走。”

苏陌只得叹了口气:“都是宸妃,又跟哲哲殿下顶撞,气得哲哲殿下又得去清河温泉养病,要不然,咱们何至于在这儿干等,心里七上八下!”

布木布泰摆了摆手:“姑姑答应这两日回来,为我早作准备的,怕什么!御医说下个月才会生呢,到时候,一切都妥当了!”

苏陌看了她一眼,默不作声,蹲下用火钳拨旺炭盆。

窗外,雪下得更大了。

夜晚,永福宫寝殿里,铃子蹲坐在床脚打瞌睡,布木布泰、苏陌还在灯下赶做针线。

布木布泰借着灯火,穿针引线,苏陌打了个寒噤,喃喃道:“唉!今年冬天……真冷啊!”

布木布泰道:“不知道今年收成好不好,百姓怎么样……”

苏陌揉了揉有些发冷的手:“瑞雪兆丰年,定是个丰收之年。”

布木布泰手点了点头,可因室内的寒气,手一颤,针落在地上,苏陌忙道:“您别动,我来捡!”

正说时,布木布泰却已弯下腰捡针,喃喃道:“自个儿有什么好想,徒然自苦罢了,要想想那些比我更苦的……”

可突然,她轻呼了一声。

苏陌紧张的头上起了一层薄汗:“怎么啦,格格?”

布木布泰强笑道:“没事儿,腰有点儿酸……”

苏陌气急败坏的赶忙将她扶到床上,怨怪的看着她:“看吧!我说我来捡,您非不听!”

布木布泰摇了摇头:“跟你说没事儿,哪有这么娇嫩?唉哟……”

苏陌一看,心里发抖:“格格?格格?”

布木布泰皱了皱眉:“腰酸得有点儿厉害……”

苏陌变色道:“会不会……要生了?”

布木布泰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惧,对苏陌道:“不会吧?”

苏陌看着布木布泰皱眉忍痛的神情,愣住半晌,方道:“糟了!铃子!铃子!快起来!”

铃子揉着惺忪的睡眼,见苏陌走来走去团团转,便问:“怎么啦?”

苏陌慌了神,脑子里一片的混乱:“娘娘怕是要生了,快起来!请御医!生火烧水!”

铃子一听吓醒了,爬起道:“先做哪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