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仙啼 > 第二十三章 成熟

第二十三章 成熟

比武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明日便是中秋,待日落时分,落霞果饮过最后一次落日余晖便会彻底成熟。

十六强进八强的比试迫在眉睫,就定在今晚,明日则是八进四,和四进二的两场比试,落霞果究竟花落谁家,很快便见分晓。

玄剑派,来自西州白牛山中的超级大派,据闻有第七大境合一境的高手坐镇,此次为取落霞果特地派了一名仙形境初期的长老带头,领神体境初期的弟子六名,附灵境的弟子十几名,誓要取到落霞果不可。

一千多个门派中,能够以六连胜走到十六强的几乎没有弱者,并且越是到最后,实力差距便会越小,比试就会越发的难分胜负。

青鸾剑派对阵玄剑派,三场比试分为三个场地同时进行,足足比了三个时辰,最终还是青鸾剑派赢了。但是赢的很是惨烈,夏远书耗尽了玄力,绝招尽出,堪堪勉强胜了对方半招,王麒则伤了一条手臂输掉了比赛,李朝月在打了上万招之后才寻到一个机会取巧取胜。

这一战,本来就因为人数不足,过度疲累的青鸾剑派彻底失去了夏远书和王麒两大高手。只剩下常林、李朝月,还有洪子道还可勉强参战。

明日还有两场,分别是八进四和四进二的最终角逐,一旦结果出来,就意味着三枚落霞果都成了有主之物。

这一夜,注定无眠,青鸾剑派上下全无睡意,都在担心明天的八进四和四进二的两场比试。

张少卿见到夏远书玄力耗空,虚弱的连连咳嗽,再看看王麒差点断了一条手臂,心中内疚不已,只说不需要恢复功力了,希望大家尽力就好,切莫强求。

可是他越是这样说,几位师兄就越是心疼他,势必要不惜代价拿到落霞果才行。

中秋,终于到了,清晨的阳光徐徐散来,深秋的清风也格外的清凉。今天是丰收的节日,也是所有果实都完全成熟的时候,苍霞山的落鹰峰在这一日也非常的热闹,同时气氛也格外的紧张,数万人齐聚在半山腰争夺同一株异果,马上就要有了结果。

八进四的比试一直打到午后,青鸾剑派未进四强,最后还是输了。

四进二的比试则在午后过后拉开了帷幕,所有人都捏紧了拳头,希望这一战胜出的是更为巨型的门派,只因越是大派越是不缺少奇花异草,这样的话如果拿出同等价值的其他异果予以交换,说不定可以换得落霞果。

青鸾剑派也在准备,毕竟炼制青霞丹的材料中,有很多与落霞果同等价值甚至是高于落霞果价值的材料刚好有剩余,大不了拿出三倍甚至是十倍于落霞果价值材料进行交换,不信换不到半点落霞果回来。

四进二的比试果然是令人大开眼界,双方的实力都在伯仲之间,高手过招,都极为谨慎,你来我往几乎都是在拼法术的运用技巧和法术的本身是否高明。

张正看的也是极为受益,没想到神体境的人中,竟然有人可以自创法术,在原本的冰系法术寒冰牢笼的基础上推陈出新,演化出更为厉害的后续杀招——九重冰棺。

只见场中的高手先是制造了寒冰空间将两人用几堵冰墙完全封闭,然后他自己变成冰人以冰遁之术与寒冰空间融为一体,使出了杀招‘冰狱绝杀’以无数的冰矛、冰锤击杀对手,在一阵疯狂的打杀之下依然没有奈何对方的情况下,又借助这个寒冰空间制造出一个更小的寒冰牢笼困住对手,接着在对方以强大火术轰开牢笼的时候,整个寒冰空间突然化形,变成了一具冰棺。

与此同时,施术者以冰遁之术离开冰棺,置身于外界,而冰棺则不断缩小,同时在缩小的过程中,它的外界又不断形成更大的冰棺来包裹它,直到形成了九重冰棺。

这九重冰棺的厉害之处就在于起初的第一重冰棺是由寒冰空间演化而成,在对手轰爆寒冰牢笼的时候,施术者就是在争取时间,将空间术和寒冰术完美结合,使寒冰空间演化成一具可以吸收热量的奇异冰棺,再在这冰棺上刻上利用空间术法写成的空间法阵,可以不断将热量吸收转移到外界,从而保证冰棺会越来越冷,越来越牢固。

如此,九重这样无比厉害的冰棺一重保护着一重,官官相护,便令对手纵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逃脱。不仅如此,施术者为了以策万全,还专门将九重冰棺组合在一起,刻写了一个九九归一大阵,使得九重冰棺一旦有一重冰棺受到伤害,其他九重冰棺便可在瞬间分担掉全部的力量,致使每重冰棺受到的伤害只有九分之一。

再加上空间法阵和寒冰术完美结合的吸收热量的法阵可以不断将火系法术的能量转移到外界,九重冰棺又是将热量一分为九分别转移,这样施术者只需在外界不断加持那一块九九归一大阵所形成的冰碑,便可一直将对手锁在冰棺内直到将其冻死。

这一招法术极其厉害,与武学招式异曲同工但却又高于武学,它比武学招式更考验想象力和创造力以及对世间万物的感悟。

张正看到有人创造出这样的法术,当场惊为天人,同时内心也似乎被打开一道窗口,法术一道,博大精深,不可拘泥于形式和现实,当要有脱胎于所有现实物质的束缚,无限遐想,无限创造的魄力方能有所成就。

但,想象与创造又不能完全脱离现实,必须要以现实的自然万物为基础去支撑和架构所有的想象,否则毫无根据的胡乱想象是无法返过来运用到现实的。

就在众人都在为如此厉害的冰系法术惊艳叫好的时候,每个人都以为被困者已是必败无疑,但是情况却并非如此。

只见对方在第九重小棺内左冲右突,用尽了所有手段都无法打破冰棺,已经到了绝望的地步。